当明天闭上眼睛
评分: +1+x

昨日,太平洋逃逸发射塔下。

他在一片不属于夜晚的嘈杂声中,穿着一套笨重的机器下车,远处依稀可见发射塔上的灯火。夜深了。

他定了定神,拖动着自己和身上那价值不菲的载具,向预定的命运走去。发射场两个小时前早已清理完毕,同到场的政要,记者和军方代表一起,准备见证这决定世界走向的一刻。来往的军人们的神情紧张又兴奋,一次又一次地调试着发射塔系统。

他感觉自己也需要调试。

今夜没有月圆。


前日下午,总统办公室。

“你保证能传回可信的数据?”一个高大的男人倚在窗边,凝视着窗外缓缓下降的太阳。一支烟从他浓密的络腮胡里伸出来,闪烁着红色的火星。

“数据绝对可信。”窗前的桌子对面,一个栗色短发的女子缩在椅子上,仿佛坐在那里仅仅是因为受到命令。“我们……已经选取了试探目标,一个并进型世界,这样可以保证结果完全适应我们的世界。”

“是吗?”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之前的那个消息使人民很兴奋。当然,你知道这兴奋意味着什么。毕竟……”

“知道。”那姑娘带着哭腔。


上月,国家科学技术研究总部。

会议室从没这样混乱。

她抱着研究员交给她的一摞观察记录,极力在激动的人群中穿出一条路,听得到人们在激烈地讨论诸如“世界逃逸”或“溢散情景”之类的话题。终于,她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了讲台。“安静!安静下来!”她先是嘶吼,发现毫无作用后又抓起话筒,“闭嘴!古人接触外部人甚至都没有你们这样子!没有出息的东西们!”

台下这才稍稍有些安静。

“院长!最新的解释是什么?”有人喊道。

“民众在要求新一轮计划,我们该处理吗?”

“外部已经得知逃逸行为不可逆,我们该如何应对?”

她皱皱眉,把数据放在讲桌上,给拿话筒的手减轻了负担。远处,会议室门口一群记者争先恐后地向里面挤——他们不该来这里的。

“好了,安静。我来向大家澄清最近的消息。”她的气息有些不稳,“我们确实找到了其他世界线存在的证据。”


一年前,马萨诸塞州,物理学家理查德艾伦家中。

“放屁。”

理查德把燃尽的烟头随手丢到茶几上,又按原位坐回沙发去。这个行为使得来访者显得十分窘迫。他抬起头,用嘲讽的眼神看了一眼坐在啤酒瓶子堆中的来者。

“教授,这对您来说也许不是难事……”

“确实,如果真有那样一个世界。”理查德开始从兜里翻找下一支烟,“那样,我就可以确定我们的结局。我们世界的结局走向不是个新课题了,到现在还没有定论是有原因的。至少比你想象的困难。”

“如果我们真的……”她仔细地试探着。

“你脚边瓶子,别碰倒了,”教授惬意地吐出一口烟雾,“要知道观测活动不可逆,世界之间的逃逸亦不可逆,因为观测活动会破坏共进状态。那么……”

来者感到一股冷气。

“让谁来做呢?”


五年前,一篇文章的片段。

“……古人对这个问题虽十分感兴趣,但由于无明显实用价值而没有太多相关研究,然而时代已经不同,从种种迹象可以看出,古人所猜想的‘热寂’可能确实会发生在我们的宇宙中……

“……学术界有小众观点猜想是否具有一种方式,可以不通过改变这一必然结果,而通过逃逸到其他时间线来暂时避免不利于我们的事件发生,但有关理论已经证实该过程不可逆,所以该过行动必须谨慎……

“……我们的世界是否毁灭尚无定论,仅仅根据古人的猜想来贸然行动是不理智的。据称,有关部门已经开始了相关研究来查找我们世界必然毁灭的证据,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探照灯’计划……

“……然而对平行世界的观测可能是没有意义的……

“……尚处在理论阶段。但新一轮五年发展规很划可能包含该研究的进程问题……

“……但该计划严重不足在于,在探照过程中,其复杂的数据筛选过程和对多变情况的处理必须人工完成,这意味着需要一个探测员一同前往,而那个探测员将无法返回……

“……(但该计划)是值得的,这将是一次伟大的科学进步,而且探明我们世界的走向,将使我们在未来面对是否逃逸的选择时,可以做出更加理智的选择。”


十四年前,浙江。

她走了。

他垮了下来。那个姑娘在远大前程和他中间,选择了前者。他知道,等待着她的未来将与自己毫无交集,此生可能无缘再见。

“等她当上科技院长时,我也许可以在电视上看见她。”

余姚,我不后悔。


五秒前,逃逸发射塔上,发射舱。

他想好了。

舱室内闷热的很,逃逸引擎的轰鸣声震耳欲聋,照明灯光已经全部关闭,只留下星星点点的指示灯。

她昨天的脸上的泪痕现在还想的起来。

“帮你做最后一件事吧。”

他分明看见月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