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
评分: +12+x

你站在协会的等候厅,透过头顶的硅钢玻璃,你看向无限远处的月光与苍白色星辰。

你只是一个被临时雇佣的员工,没有太高的学历,平庸的工作拯救不了匮乏而逼仄的生活,在协会丰厚的报酬下,选择参与这一次行星探索,你甚至未被告知,在群星间穿梭将面临什么。

这是人类首次踏上协会编号为E-147行星,而通常的先行者,大多因为对行星的认知不足而丧生,所以这支七人小队除了一名研究员与两名警卫外,其他人都是协会的编外人员。先行队伍是牺牲的象征,你并不清楚。

你即将踏入一枚蛋壳状的固化器,为了保护机体不在星际穿梭间被破坏,机器会反向施予相应的德布罗意波,用以稳定粒子,不至于在超越光速时坍塌。纯白的光线经由金属反射,映照出宇宙冷漠的本质,生命自有来处,星际间的穿梭者不被任何神明眷顾。接入电流时,你隐约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之后,旅程开始。

这不是一场好的开场,从降落开始就不是,由于对流层奇特的电流扰动,飞行器跌落在一片插天巨石之上,交错着伸展开的岩石遮蔽了大半天空,活着醒来的只有你,和那个自称“仰望者”的女孩。你醒来时,她已经将五具尸体摆放在了岩石的缝隙间。

“我们似乎要汇报一次常规任务事故。”她说,语气平静到令人厌恶。

“这是谋杀!”你甚至还没有从星际穿梭间清醒过来,盲目地嘶喊道。

“不,这是先行任务,相关条例在你们的合同上写的很清楚。”

“现在我需要你站起来,将能搜集到的信息全部录入信息库。”

“你们疯了。”你喊道。

事实是,你并没有能力抗拒那个女孩的发号施令,除了她是这颗星球上你唯一熟悉的物体外,还有那个女孩的激光发射器。你们在这颗行星的夜晚跋涉了整整一周。你们发现了一整片液态的水,一片海洋。

“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工作?难道不能在你们协会做个文职,哪怕是等确认安全后再来。”你在这颗行星漫长的黑夜里问道。

“那样很吵。”

“吵?我们正常人管那叫热闹,像你这样离群索居,也难怪会做这样的工作。”你挖苦道。

“那你呢,你那种生活本也可以应付着一过,为什么要来。”

“我丢了之前的工作,你们的报酬又是我之前工作的十三倍,为什么不来。”

“当然我没有仔细看你们那一整本合同。”你补充道。

“但你并没有走投无路,只是你厌倦了地面上逼仄的生活。你以为大的改变会带来好处。”

“人其实都是活在非舒适区的,在行星间跃迁和在格子间打字都不会改变这种不舒适。只是,”她转头看向正在燃烧着的狐狸皮星云,“只是当你面对古老行星巨大的寂静,曾经整个文明的繁荣变成脚下灰色的沙砾时,会有那么几个瞬间,感到生活似乎值得一过。”

她关掉触摸板,“明天继续记录海岸线。”她睡眠很浅,更何况没有她你也同样无法生存。

半个月后,你们探勘了整个海岸线,你们降落在一片孤岛,一片未知海洋之上的岩石孤岛。

你知道旅程结束了。

“陪我等到日出吧。”她说。

“多讽刺啊,我居然会为了一场日出跑这样远。”你说,意料之中的结局,你感到如释重负。

希望的残忍而虚无的东西,它令我们疲于奔命,挥霍本就不多的美的体验。

“我们更喜欢被称作仰望者,在面对占据整片天空的瑰丽星云、庞大的古老文明残破废墟时,协会相形之下显得渺小,那些等级与规章引入发笑。”她笑起来那样美,像是安放所有星辰后,一条迸发出的、无法掩饰的、闪亮的银河。“但我们愿意探访与记录过去陌生文明的痕迹,从废墟中提炼生的美德。”

“你相信神明么?”她问。

“哪怕明知是玄想,在最难以为继的时候,依然愿意去相信的神明。”

“人类一直如此,过去依赖于精神的神明,如今依赖于物质。生命开始变得廉价,人们不再满足于仰望。”

天空开始像是有层雾气,而不再是清晰的黑夜,他们看向海面,第一缕阳光。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她拔出发射器,“你知道,我们撑不到下一艘飞船的到来。”

那缕光给人的感觉很慢,像是试探着走入世界,岩石开始变得有些橘黄色,而海面却呈现出水银的质感,涌动着的水银,一亿五千万公里外的光,一大片湖泊。而海岸空无一人,这世界美得这样不真实。那个光点从一块巨石背后探出头,世界的轮廓开始浮现,云层飘浮成流线,在光与暗间游走,营地的探照灯黯然失色。那些光线打在她的侧脸,那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来自星空的美。

“仰望者永远不死,她们会寄名于星辰。”她最后说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