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吻
评分: +1+x

“大熄灭”降临了。


它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声势浩大。中微子波和引力波像海浪一样,先是漫过最遥远的边疆大麦哲伦星云,再是从银河系一方长长的旋壁开始爬行生长,穿越环状尘埃带,最后扫荡到每处,无声而势不可挡,像宇宙给这个星系最绵长的一个吻。然后,银河系就像拉下了开关,在宇宙中每一个观测者的眼中消失了,失去了她的坐标。

在宏观尺度上,这不过是一盏灯熄灭了,对整个宇宙的光亮没有丝毫的影响,更远一些的观测者可能要上千甚至上万年才能觉察到一个微弱的光源消失了。

半人马座如今面对着她心底最深处的恐惧,负面情绪更激增了副人格“A"的蚕食的贪欲,视界的边缘和无底的黑暗水乳交融,几乎是要将她揉进里头去。

“比邻星..比邻星……'' 她啜泣着呼救。一切好像回到了大爆炸前果壳里的奇点,全是饱和致密的虚无,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半人马座能感受到A试图掌握主导权,向她奄奄息的内核,她身体里唯一的光点伸出刀尖。


“我在。”熟悉的声音答道。

那些电波干扰了星体们的能量输出,却渐渐又如狂风覆过后的蜡烛重新燃起内核微弱却涅黄温暖的光。比邻星的内核令人心安地复燃。她其实靠的很近,只是此前的虚无淹没了半人马座的感官,只留下恐惧。比邻星的手掌覆在她的手上,掌心的暖意源源不断地传递来,使她僵冷的手恢复了知觉。

几千个天文单位的可视范围以内陆陆续续劫后余生般亮起无数个光点,银河系繁星的背景失而复得。半人马座扭头凝视同样是他失而复得的比邻星,吻上她的脸颊。

比邻星偏头,望进对方满是繁星的瞳孔,探向前,去寻找半人马座殷红的唇,毫不犹豫。半人马座浅浅的回应着,像付出自己的一切般投入这个吻,将所有褪去冰冷的温柔付诸比邻星。

她们只是深深地将双唇交融在一起,没有更多的试探或越界。比邻星小心翼翼地不去打破那层隐形的隔膜。她忽然就想起从前那句没有回应的告白,但此时她已经知道了半人马座的答案,不再需要语言的回应,这就是最好的关于永恒的承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