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
评分: +2+x

师父说佛处净土,十方佛有十方净土,娑婆世界本就不完美,其与恶相类,五浊恶世。师父说:“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他至今都不知道念经与吸毒有什么分别,同样是做一场荒谬且无来无去的旅行。而师父说念经很好,人只有坐下,才能安心念经。师父也愿意独自扫扫佛塔,他说他曾扫过一座九重浮屠,一层一层扫上去,如同打扫自己的五脏六腑,凡人的心不是明镜,走在这五浊世上,既会招风,也会惹尘,但扫到塔顶向外看去,在将暮未暮的夕照里,漫天的青绿色流萤应和着深林清绝如鹤唳的鸣响而从草丛中倾泻而出,他从那时了悟了空的禅机,那种根植于生命本身的孤独感。

师父说堪忍世界处处都是尘埃,故名娑婆。

“可是,你们的师父是个没用场的人,他不能给生民以信仰,也不能妄说超度过谁,当苦修的僧人从千万里外一步一拜的走向光芒万丈的佛世尊时,他总是想剥开金塑的法身,看看莲花坐上的伟岸,究竟正觉了什么。”师父曾给我讲过一个很无趣的故事。

说的是前朝的禅师独自在山顶苦修,山顶有棵桃树,年深日久,化为精怪,变作一貌美女子,扰乱禅师的修行。

“大师父是哪里人?独自在这山顶修行,不怕虎豹精怪害你吗?”女子问道。

“我久居山中,曾闻阿育王割肉喂鹰,也是一场造化。”僧答。

“我曾听过一个故事,讲说十方世界中有处胜境,一位高僧大德坏人姻缘,囚人妻女,还自诩慈悲。不知大师父作何感想。”女子道。

那女子姿态妖娆,面泛桃花,禅师一时竟心旌摇动。

那禅师说,女子是心魔,是业障,是浩渺轮回海中魔的倒影,霎时金刚怒目,一杖打在女子身上。

桃花便落了一地。

师父说最后那位禅师,始终未能挣脱轮回。
哪里来的佛呢?师父说,那女子,就是佛世尊。

《达摩悟性论》中说“佛在心中,如香在树中;烦恼若尽,佛从心出;腐朽若尽,香从树出。即知树外无香,心外无佛。若树外有香,即是他香;心外有佛,即是他佛。”

然后师父说,我们又何尝是在身外修行呢?这山,这水,都不过是数字屏幕的投影,就在这方寸寺庙之外,人们在空间之中旅行,思想溶解在网际网路之中,天空中的卫星界定你所在的任何位置。放眼心外,再没有山水的震颤,再没有得悟的通达,只有上下左右的三维坐标,只有网际网路的虚拟身份,人们在宇宙中洋洋自得地穿梭,大言不惭地交流着二手信息。

精巧的技术逐渐变成了人心灵空洞之上,华丽俗气的装潢。人依赖技术,依赖政府,依赖无休止的娱乐,依赖伟大,依赖崇高,而逐渐丧失对虚伪的质问。

师父说,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关牢锁。
而今尘尽光生,徒唤奈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