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何处
评分: +6+x

“你要去哪里?”帮他收拾房间的青梅竹马急切地问道。

“不知道——或许是任何一处,又或许是某一处。”他耸耸肩——显然,他自己也不清楚。

“……”她咽了咽口水,屋内空气凝固,容不下一丝振动……他仍是推开了门,即使他不知该去往何处。

他安静地走着,躺在脚下的,是一节轨道,前面的也是一节轨道,后面的,也是一节轨道。

“糟糕的选择。”

他轻抚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满目萧然,风凌乱地划过他的耳边,但他听得出来,那是风的轻语,那是山中小野妖特意传输给他的慰藉。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呢。”

轨道上的石子被他踏得不满地嘟囔,小野妖起劲地给他唱山间田园的颂歌,沙土扬起伴随着他一起飞舞…… 灯光乍现,轰鸣的号角为他而吹响。他停了下来,解开身上的衬衫,亲切又不舍的拥簇着晚风,面庞湿润的他与夜空面对面低语告别——即使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蓝光闪烁于他的眉间,她站立于克莱因蓝彼岸花的海洋当中。她笑了,正如彼岸花般动人心弦,但只是对他微微摇头,随即化作蓝焰在他瞳下蔓延开来,掀起深蓝色风暴,千万彼岸花向他飞旋,瞳孔由蓝转红,在眼中轮转回旋,将其带离花海之中。

“你不属于这里,属于那更遥远的花篮。”

他记不清驾驶员是如何骂骂咧咧地让青梅竹马将他带回去的,但那早已不重要了,毕竟,此一面早已胜过千万回谩骂。

“彼岸花开于吾属之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