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翅高飞者
评分: +4+x

他叫伊卡洛斯。

他的父亲是代达洛斯,一位著名的艺术家、建筑家。他们居住在名为雅典的强大城邦里。

孩童时期的他很崇拜父亲。他认为,父亲是世上最厉害的艺术家,因为他雕刻的东西都栩栩如生,每日上门拜访者不计其数。每年在雅典举办的艺术大会中,父亲总会夺得美术方面的桂冠。

于是,他幼小的心灵中种下了一颗想要成为艺术家的梦想的种子。

他似乎生来就有艺术的天分。自六岁那年拿起画笔以来,他的每一幅画都为人们所称道,哪怕那时的他画风还很稚嫩。别人都称赞说,他的画中蕴含着其它画家所没有的什么

“不愧是代达洛斯的儿子。”每当他听到这句话时,一股自豪感便从心底油然而生。是啊,他认为自己无愧于“代达洛斯儿子”的这一名号。

他的父亲见识到他显露的才华后,不断给予着他鼓励。父亲时常对他说,他会成为比自己还要优秀的人。


进入了少年时期后,他进入了雅典中那所最好的艺术学院,接触到了更为广阔的艺术领域。经过一段时间的系统学习后,他在绘画、建筑以及手工方面脱颖而出。他成为万众瞩目的在校生,身周总是围绕着众多朋友,每日接受着人们的称赞。

但他同时也在学习的过程中了解到,自己的父亲在艺术领域是多么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地位简直如巍峨的高山。

他在学校里听得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不愧是代达洛斯的儿子!”这对他来说是称赞,他憧憬着成为父亲那样了不起的艺术家。

此时,别人提及他的父亲对于他来说,是为他的前进增添动力。虽然有些压力,但他坚信,自己会慢慢赶上父亲的脚步。


他感到厌烦了。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与他聊天时总是三句不离“代达洛斯的儿子”。

是,身份上来说他确实是代达洛斯的儿子,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必要一直提及,一直强调。他自认已经足够优秀,虽然不及他的父亲。

他不喜欢别人一口一个“代达洛斯的儿子”,就好像他永远低他父亲一等。他不会的。终有一天,他会超越自己的父亲。


他陷入了瓶颈期。对于一个野望极大且极有天分的少年来说,就算是暂时停下前进的脚步都会要了他的命。更别提是这种不知会持续多久的停滞。

就在这期间,见过他画的人们都说,画失去了灵魂,变得空洞且毫无意义。在他看来,这话说得就像他在浪费颜料。他努力地作画想证明自己,但却丝毫没有改变这种尴尬的境地。

那段时期,从他手中流出的只是附着在画纸上的颜料,而非画家精心创作的作品。

他开始变得暴躁,对待身边的一切人物都是一副不耐烦且鄙视的样子。正因如此,人们不再围在他的身边。在外人看来,他从天才的宝座上跌下,沦为平平无奇众生中的一员。

他们也不再称呼他为“代达洛斯的儿子”,更有与他关系恶劣者称他配不上做代达洛斯的儿子。

仅有几位真正与他交心的朋友留了下来,劝他平静下来,寻找突破之法。

他的父亲了解此事后同样前来安慰他,称每一位艺术家都会遭遇这种情况,哪怕是他自己也不例外。但在他的眼中,这安慰更像是在嘲讽他。他为宣泄不满与愤怒,和父亲“大吵一架”后夺门而出,只留父亲一人不知所措地待在原地。

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超越自己的父亲。证明他并非生而比代达洛斯低一等。


他捅破了那道屏障,他的画作重新为人们所认可。同时,他也从艺术学院毕业,正式步入了青年时代。

但回到他身边的人却屈指可数。在他人看来,他沉寂了如此之久后很难再有何作为。

他自然明白这点。他没有急着发声反驳,他需要等待一个能够证明自己的机会。


在他十九岁的那年,第一个机会来了。

一年一度的大会再次举办,他以自己的名义报名参加了。他向全雅典人民宣告,自己将会在这次大会上证明自己能够超过自己的父亲,代达洛斯。

此言既出,全城哗然。此事成为了全城人民的饭后谈资,几乎没有人看好这位年轻人。

有人问代达洛斯作何感想,得到的是他痛苦的回应:“作为父子,为何一定要决出胜负优劣呢?”

对此,他听若不闻。对他来说,自己只需抓住这次机会好好表现即可。他需要证明自己。


他的脑海中迸出了绝妙的想法,将其付诸行动需要极高的美术和手工水准。但对他来说,这不成问题。他成功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取得竞赛的冠军已如同探囊取物。

他需要独自实验一下,随后才能在众人面前表现。


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感受。他很确信,这同样是其他人所从未体会过的。

在蓝天翱翔,这是没有翅膀的人类做不到的,如今他成为了作出此举的第一人。他的心中充满了自豪。他终于能超过自己的父亲了。

想到这里,他便挥动绑在双手的翅膀,向太阳爬升。


但命运并不如他所愿。他终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了代价。

他升上过无边的天穹,却也因此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伊卡洛斯者,凭蜡、羽造翼,飛行间,翼散命殒。

——佚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